补充的话凌厉的传来雍正

/ / 2015-10-25
除却丫环,六个女子心思各异,不约而同的望向秦沐瑶的主卧房,浮起的笑意竟都带着嘲讽与幸灾乐祸。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迈进珠帘,依旧是春色无边,却再也无法勾起他半分...

  除却丫环,六个女子心思各异,不约而同的望向秦沐瑶的主卧房,浮起的笑意竟都带着嘲讽与幸灾乐祸。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迈进珠帘,依旧是春色无边,却再也无法勾起他半分欲火,瞧着那红肿的脸庞,刚刚的悔恨与怜惜一扫而空,曼妙的身子,玲珑的曲线,却让他眸中涌上深深的恨意,大手粗暴的将她从水中捞出,丢于床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萧洛枫脸色瞬间僵硬,幽暗的眸子深如黑潭,利如刀刃,越过孙嬷嬷,望向屏风后,声音淡若如水,却夹杂着狠戾,“下去吧,记住,这件事若透漏出半句,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顿出门口,声音森冷,“梅兰,进去给王妃把衣服穿好,然后在腕上绑上红线,叫太医隔线诊脉。”

  雨中,披着斗笠蓑衣的众侍卫面如吐色;雨中,萧洛枫冷硬的身子越走越快,侍卫撑着伞要小跑着才能避免主子不被淋雨……

  对着那具光洁的身子,眼神突然变得很怪,蹲下,双手毫不客气的分开秦沐瑶的双腿,检查着私处,嘴角噙起一抹冷笑,之后,手指探到幽口,刚准备深入,却又顿下,因为这浴桶中没有放花瓣。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前一刻萧洛枫以亲王之尊冒雨寻找王妃,而后一刻,连太医诊脉都不等,便冷森森的离开,躺在床上的秦沐瑶更不知,在她昏迷的这一时分里,阴谋与误会已让那个对他燃起爱意的男人再一次将她打入了地狱,由渐生的情愫转化为噬心的痛与恨……

  萧洛天怔怔的盯着萧洛枫离开的身影,疑惑、不解。或者说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的皇兄是怎样的一个人,直到多年后,他恍然记起今天这一幕时,才明白,他的皇兄心中蛰伏着的是一只凶猛的兽,宁伤人一万,绝不伤已一分……

  语落,便步下台阶,补充的话凌厉的传来,“自今日起,三丈之内不准任何男子靠进王妃卧房一步,违者斩!”

  高大的身子立在门边,挡住了外面所有的人,包括已经冒雨赶来的太医,及萧洛天、纪宁心还有听到消息过来的许玥儿、许芸儿,更有立在丫环身侧的已搬进香宜院的嫣红,翠竹,碧荷三人。

  眼神再次一闪,拿过一旁的毛巾,将秦沐瑶整个身子随便擦拭了一番,然后走出,萧洛枫回转身子,十指由于紧张紧握成拳,犀利的眸中带着希冀,沉沉的开口,“如何?”

  萧洛枫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来,孙嬷嬷忙磕头道:“王爷恕罪,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去。”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