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里便带着丝慌张雍正

/ / 2015-10-25
陈妈妈便扯了扯紫苏的衣服,轻呼道:“小姐。”眼里便带着丝慌张,世子爷是她一手带大的,他心里有多在乎紫苏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来,紫苏身份底下她是知道的,能让王妃和王爷点了头让他正八百的娶,怕是了不少心思吧,可眼前这位,一点也不合作...

  陈妈妈便扯了扯紫苏的衣服,轻呼道:“小姐。”眼里便带着丝慌张,世子爷是她一手带大的,他心里有多在乎紫苏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来,紫苏身份底下她是知道的,能让王妃和王爷点了头让他正八百的娶,怕是了不少心思吧,可眼前这位,一点也不合作啊。

  春梅也是一震,来时王妃也说,只是走个形式,安个心而已,还说看紫苏的眉眼、走路方式也知道是个黄花闺女,可眼前这位这脸色可不大对劲啊。

  刘景兰不由笑了起来,转过头,看见周轩正与冷亦然双向内院而来,忙迎了上去。

  原来是不相信她,紫苏稳了稳神,深吸一口气后,又想,春梅刚才一进门就道喜,王妃对自己态度又很是特殊,难道会让自己做正妻或是侧妃什么的?不然也不会如此慎重地从宫里请了嬷嬷来查验,古代王亲贵族家里娶亲确实有验身一说,自己又曾是那样的身份,王妃要验还说得过去,这点她必需接受。

  紫苏感激地看了眼陈妈妈,这个妈妈虽然只是服侍了她一两天,可是对她确是爱护有加,她歉意地对陈妈妈道:“紫苏真的不愿验,春梅姐姐,劳烦你了,就这么回了王妃吧。”说完,也不等她们回话,径自走出了内室。

  一出来便看见知画正坐在几子前吃着干果儿,眼睛正往屋里瞄着,看紫苏面色无异,心里不由一沉。正要说话,帘子一撩,春梅满脸怒容的带着嬷嬷出来了,陈妈妈也是一脸的失望跟在后面,她便了然地一笑,心道,这么快,怕是来验身的吧,世子爷若要娶紫苏作正妃或是侧妃,以她和身世地位,进王府是必须查验清白,看春梅那脸色,怕是已查出结果来了,哼,她作的那些事,自己早就亲眼看见过,怎么可能还是清白之身?心下不由幸灾乐祸,但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招惹事非,说了几句应景的话便告辞走了。

  刘景兰便拉了她的手道:“是啊,说起来,你原也是我大嫂身边的红人,只是我哥没福气,要不。。。。”又顿了顿,叹口气道:“不说那些个了,你和紫苏聊得怎么样。”

  春梅回到梅园,王妃正在与二奶奶说话呢,见她进来便笑着对刘景兰道:“就让轩带着你回去多住几日,多在老太太跟前尽尽孝也是好的,难得你这孩子这么懂事啊。”

  陈妈妈就愕然地看着她,见她脸苍白心便往下一沉,莫非是被破过身了?与世子爷吗?不会,若世子爷做过的,他也不会同意王妃带人来验,可反应这么大定是心里有鬼啊。

  陈妈妈立即挡在了紫苏前面对春梅摇了摇头,让春梅稍等,回头小声劝道:“小姐莫怕,只是一会子的事情,验验没什么的。”

  知画听了眼睛不由一亮,脸也红了起来,她娇羞地低了头,小声嗔了一句:“三小姐如今可真知事了呢。”

  那宫里来的嬷嬷倒是冷笑起来,很多厉害角色就算破了身子也很会化妆,眉毛处会用了细毛刷子刷清晰了,不留一丝杂色,致于走路方式,那更好说了,练练就成,她在宫里几十年,验看了不下千人了,不最后一道关,谁也不敢打保票。

  只是,这究竟是王妃的意思还是冷亦然的意思?冷亦然不是说要自己放心吗?要自己相信他吗?若自己真的被破过身了,他还会在意自己吗?还是,他在乎的只是自己这具皮囊?一时间,这个念头便在心里扎了根,发了芽,随着便疯长了起来,搅了她的心,烧了她的理智,当陈妈妈来拉她进屏风后时,她竟用力一甩,将陈妈妈甩了个趔趄。

  紫苏抬眼看那嬷嬷,见她一脸的讥讽,她不由一笑道:“春梅姐姐,紫苏不愿验身。”

  知画回头看了看紫园一眼,笑道:“可不,二奶奶您也知道,我和紫苏到底是一个府里出来的,她来了,我自当要去看看的。”

  自那日嫁到王府来发现新郎被李代桃僵之后,三小姐刘景兰意外地发现紫苏也被换成了知画,不由哑然失笑,心里便有种报复后的快感,虽然人不是她换掉的,但那人用这种恶劣的方式欺骗了她,没想到同样的痛苦那么快就报应到了他身上,他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儿也被用同样的方法换了,叫她如何不解气,如何不开心,因此,每次看到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