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阿哥胤禵被雍正软禁在康熙墓前享殿内替父守陵雍正

/ / 2015-10-25
大清康熙六十年(公元1722年)十月,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康熙大帝(爱新觉罗·玄烨),不顾自己六十九岁高龄的老迈之躯,依旧按常例兴致勃勃的前往南苑皇家猎场进行秋狩。十几天后,康熙感觉身体不适,于是他下令起驾回京。《清史稿》、《国朝宫史》、朝鲜...

  大清康熙六十年(公元1722年)十月,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康熙大帝(爱新觉罗·玄烨),不顾自己六十九岁高龄的老迈之躯,依旧按常例兴致勃勃的前往南苑皇家猎场进行秋狩。十几天后,康熙感觉身体不适,于是他下令起驾回京。《清史稿》、《国朝宫史》、朝鲜《李朝实录》等有关清廷大事的史料均记载道,皇上十一月初七抵京,然后一直呆在畅春园内休息调养。初八日至十二日,康熙病情稳定,自感精神逐渐壮旺,已有痊愈的迹象,阖宫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证据一:清史记载,康熙遗诏有满、汉两个文本,当廷宣告时用的是满文本,用满语宣读,而满文中根本没有“十”和“于”字,“禛”和“祯”字的近似字。因此,所谓篡改遗诏一事,纯属牵强附会、捕风捉影、别有用心,是某些躲在阴暗角落里舔着伤口、顾影自怜,与龙椅失之交臂者或有缘无分者的“酸葡萄”心理,羡慕、嫉妒、恨等复杂情绪纠缠其中,孕育出此妖妄诬陷之言,漏洞百出,根本不值一驳。

  还有一种说法,零散见诸朝鲜史料《李朝实录》、《清稗类钞》等:康熙内心确实钟爱皇十四子胤禵,于是命他镇守西北边疆,谁料自己一病不起,自知来日无多,难以挽回。有道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十一月十三日,十四阿哥闻讯从西宁赶回北京,即使昼夜不休赶路,最快也得二十余日。他深知,在这二十几天的时间里,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或许引发诸王子兄弟相残、同室操戈争夺皇位的人间惨剧。自感支撑不了那么久的康熙决心阻止这种潜在悲剧的发生。他在内心将自己的三十五位皇子逐一拣选、权衡,觉得四阿哥胤禛为人谨慎、忠厚、沉稳、干练,难能可贵的是,他刚毅质朴、厚德寡言,似乎一直远避权力之争,和十四阿哥一样深得自己的厚爱,而且有能力担起社稷重任,而且深孚众望,于是他只好顺水推舟,就坡下驴,雍正于是顺利合法上位。

  既然,立十四子为储君,既有康熙赏识,又是众望所归,那么,皇四子胤禛的李代桃僵,突然上位,就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剧情之惊悚,结局之意外,无不令人瞠目结舌,大跌眼镜,欲一吐为快,却如鲠在喉,因而蒙上了一层浓重的神秘色彩与异样诡秘之感。

  汇总各类宫稗野史、八卦传闻不难推测:十一月十二日夜间,在禁卫森严的畅春园内,隆科多在胤禛进献的一碗参汤内掺入毒药,至康熙一命呜呼。一代有为帝王,死在自己儿子之手,千秋功业,一瞬间化作南柯一梦。

  就在此前不久,雄才大略、堪比人中之龙的康熙正为由哪个儿子继承自己帝位一事举棋不定,大伤脑筋,弄得顾此失彼、焦头烂额。康熙八岁登基,在位六十一年,育有三十五个皇子,这也难怪他闹心,儿子太多,且大都自命不凡,皆明里暗里觊觎垂涎这至高无上的皇权。肉只有一块,想吃到它的却不止一人,以康熙之伟谟,也难免为之抓狂。与此同时,他的皇儿们明争暗斗、互施冷箭、同室操戈、豆萁相煎,闹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不可开交,朝堂内外几无宁日。就这样,在富有海内、率先垂范、貌似平静、其乐融融的大清第一家庭里,众阿哥们相互倾轧了二十几年。“家天下”时代,皇帝之家事即国事,家国难以厘清,众皇子争权夺利也是难怪。文治武功都很有一套的康熙大帝,在“剪不断、理还乱”的家事面前,却束手无策、一筹莫展、心力交瘁,清史记载,为立储那点窘事,他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几次在众臣面前涕泗横流,难以自持。看来不光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是贵为一国之主的皇帝老儿,家务那点囧事也不好断呢。正是由于康熙对自己身后之事拿捏不定、悬而未决,才使皇四子胤禛的突然上位,成了一桩情节诡谲、令人疑窦丛生的千古谜案。

  十四日大殓,二十日皇四子胤禛继位,他就是日后赫赫有名的雍正皇帝。这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就发生在短短几天之间,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非常之事,如此仓促急迫,犹如神龙见首不见尾,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大有雾里看花之感。

  历史上留下众多无解之谜,所谓“谜,”说白了其实很多时候就是阴谋,阴谋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