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那些变态的感官与心理刺激蒲松龄

/ / 2015-10-25
我们管不了别人的“癖好”,也阻止不了别人的行为,但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声。去年一则有过一则新闻报道:两女孩“世界很大想去看看”,西藏路上搭车,被司机性侵。又有报道出现了一种“免费国外旅游只需帮带东西”的活动,实际上却成了毒贩子的“搬运工”。...

  我们管不了别人的“癖好”,也阻止不了别人的行为,但是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发声。去年一则有过一则新闻报道:两女孩“世界很大想去看看”,西藏路上搭车,被司机性侵。又有报道出现了一种“免费国外旅游只需帮带东西”的活动,实际上却成了毒贩子的“搬运工”。当理想中的美好遇到了人性中的罪恶部分,你都没有还手之力。

  之前看过一篇影片,一个“雇主”发布自己的“需求”:观看在头上开孔放蟑螂视频,事后如果还活着价格会更高。

  然而并不是所有受害者都这样“幸运”,那些不幸运的被害人都去哪了?这些被绑架的人(男性、女性、儿童)都被明码标价,被卖到各地区做苦工、奴隶、性奴、器官交易等等,并且还要遭遇不断的“转手”再买卖。有部分受害者就像被对待动物一样,被毒打虐待、残害身体,满足那些变态的感官与心理刺激;更有甚者被砍断手脚做成“人彘”供“观赏”。

  暗网普通人一般接触不到,但是每年各地失踪的人口,留学生、出国旅游、还有一些莫名其妙失踪的,很可能是被一些群体所绑架。有人曾登入暗网查看,中国人的浏览记录非常少,是不是我们就没有了这种危险呢?答案是否定的,不是没有只是不需要“暗网”而已。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本恶曾经成了一个话题。小孩子看到好吃好玩的会护着,看到妈妈抱别的小孩会生气,这不是善恶的问题,而是生物本性,而且不同个体也会有一些其他各不相同的性格。从小学习知识学习如何做人,可是一旦有一张面具、遇到自己“同类”,在没有监督下,潜在的“本性”便显露无疑,如果其中掺杂了金钱交易,那便更不敢想。

  个人觉得用“个别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理论在这里并不合适,每个人内心都有暗黑部分,没人能预知何时会释放出来。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章莹颖案”,凶手是一个平时话不多、成绩突出的标准学霸。

  前两年被曝光的打着“爱狗人士”旗号,背地里做着杀狗谋利的勾当;今日又有“咸鱼虐猫”事件,并且还有那么多人买单;拐卖妇女、儿童更是人身上的悲剧。他们不需要“暗网”,一个QQ群就“解决了”。又一万幸的现在都实名制了,每个人“活动”都“有迹可循”,对于喷子只想为“自己喷人不用负责”而反对实名制的呼声,更多的是人们能够更加安全一点。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