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把月亮拿下来放在自己怀里蒲松龄

/ / 2015-10-25
有一次,他自以为考得很好,文章写得很顺畅。可是,考完把卷一交,知道自己的书写越幅了。啥叫越幅?就是一页只许写十二行,他却多写了一行字,就叫越幅。蒲松龄自己有言为证:“得意疾书,回头大错,此况何如,觉千瓢冷汗沾衣,一缕魂飞出舍。” 延袭了几千...

  有一次,他自以为考得很好,文章写得很顺畅。可是,考完把卷一交,知道自己的书写越幅了。啥叫越幅?就是一页只许写十二行,他却多写了一行字,就叫越幅。蒲松龄自己有言为证:“得意疾书,回头大错,此况何如,觉千瓢冷汗沾衣,一缕魂飞出舍。”

  延袭了几千年的封建的科举考试制度不知扼杀了多少人?吴敬梓的《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的范进,便是典型一例。不同的是,范进疯了,蒲松龄没疯。

  蒲松龄穷,可他人穷志不穷,蒲松龄在极端穷困甚至有时揭不开锅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下,写成了《聊斋志异》。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常常聊以的也是“穷”。如我此等穷光蛋,也能象伟大小说家蒲松龄一般,虽说不是写鬼写妖,也不敢刺贪刺虐,却也能在博客日报,天天写上个三五页,写点文学欣赏,写点轶闻趣事,写点人生感受,这不也是人生一大快乐之事乎?

  关于《聊斋志异》大家可能听过传得很广的一个说法,说蒲松龄为了写《聊斋志异》,在他的家乡柳泉旁边摆茶摊,请过路人讲故事,讲完了回家加工,就成了《聊斋志异》。这个说法是《三借庐笔谈》说的,鲁迅先生早就分析了,不对,不会是这样一回事。我们现在琢磨一下,蒲松龄穷到那种程度,45年在外边当私塾老师,家里有时候连锅都揭不开,怎么有闲空优哉游哉摆上茶,摆上烟,你给我讲故事,我写小说?不可能。但是蒲松龄不管听到什么人说,听到什么稀奇的事,他都收集来写小说,这是肯定的。他还有一个取材途径,就是到古人的书里边找素材。《聊斋志异》里大概有一百篇小说,就是改写自前人作品。前人作品有时候记得非常简单。比如说,在六朝小说和唐传奇当中,记了三个小故事,叫《纸月》、《取月》、《留月》。纸月就是有一个人,能够剪个纸的月亮照明,另一个人取月,能够把月亮拿下来放在自己怀里,没有月亮时候照照,第三个人留月,把月光放在自己的篮子里边,黑天的时候拿出来照照。都很简单,一百来个字,几十个字。蒲松龄拿来写了《劳山道士》。这是大家很熟悉的聊斋故事。

  蒲松龄一辈子都丢不掉一个“穷”字。他曾写过一篇《祭穷神文》。是说穷神总是不放过他,总是牵扯着他。

  我们再看蒲松龄的感情经历是个什么样。蒲松龄的妻子非常贤惠,贤惠到什么程度呢?蒲松龄外出给人当家庭教师的时候,他妻子在家里上养老,下育小,住在荒凉的农场老屋里面。夜里狼都可能跑到院子里,她就整夜不睡觉在那儿纺线,如果有一点好吃的,给蒲松龄留着,有时留的时间长了,都坏了。这么好的一个妻子,但是个柴米油盐的妻子、糟糠之妻。所以有些研究蒲松龄的专家就发现一个线索,说蒲松龄有第二夫人,什么根据呢?蒲松龄文集里有一篇《陈淑卿小像题辞》,这篇文章是说:文章的作者和陈淑卿自由恋爱,父母不同意,最后两个人私奔了,然后是个悲剧。但是很快就有专家又考证出来了,陈淑卿是蒲松龄从南方归来在淄川丰泉乡王家坐馆给一个叫王敏入的人代写的文章,这样一来蒲松龄的所谓第二夫人不复存在了。大家就要问了,那他为什么能够写这么多这么优美的爱情故事?台湾著名作家林语堂曾经推测过。我也推测过,我是这样推测的:蒲松龄白天教完了学生,晚上自己坐在那个荒凉的书斋里,外面是月色朦胧,树叶在那儿哗啦哗啦响,远处传来狐狸的叫声,那个时候狐狸很多。这时候蒲松龄就很容易产生幻想了。他就想像有一个书生,就和他一样,是一个很穷困很不得志的,但是又很有才华,情感很丰富的书生,坐在一个荒斋里面,这个时候有个美女推门而入。你在这儿读书吗?我和你一块读书,我和你一块写诗、填词,我跟你下围棋,我安慰你这个贫困、寂寞当中的书生,你需要功名吗?我帮助你金榜题名。你家里老婆不是不生孩子吗?我给你生个传宗接代的孩子,而且这个女的不需要父母之命,不需要媒妁之言,不要妻子的名分,也不要这个书生的金钱,甚至还倒过来给你钱。在蒲松龄生活的那个社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