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自六朝的志怪而盛于唐的传奇;一个系统属白话蒲松龄

/ / 2015-10-25
《聊斋志异》是中国古典小说的珍品,这部短篇小说集在他创作之初便有人传抄,成书之后流传更加广泛。十九世纪中叶传播到国外,已有英、法、德、日等二十多个语种的译本。 古人有云“学而优则仕”,在蒲松龄也是一样,可是在他的仕途路上却是坎坷不断,于是在...

  《聊斋志异》是中国古典小说的珍品,这部短篇小说集在他创作之初便有人传抄,成书之后流传更加广泛。十九世纪中叶传播到国外,已有英、法、德、日等二十多个语种的译本。

  古人有云“学而优则仕”,在蒲松龄也是一样,可是在他的仕途路上却是坎坷不断,于是在这样屡试不第和家庭生活的迫使下,不得不去寻求一份差事,来维持自己家庭的生活,并在此基础上为自己打下更坚实的基础,以求出世,于是他便开始了教书生涯,一度就是半生,可他并没有将此生浪费,他继司马迁奋起著书的精神,也开始了他这部穷古今,度后世的伟大著作《聊斋志异》的创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之所以创作《聊斋志异》是因为“才菲干宝,雅爱收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可从这部《聊斋志异》中,却不仅仅反映出这样一点,而是更多对现实生活用自己的思想之笔的尽情展现。

  在中国文学的发展道路上,小说可谓是一个重要的样式,它的出现,为广大的平民群众带来了不同以往的精神圣餐。在小说中,有时它可以包含着其他的诸多的文学样式、并且是一个既叙事、又议论,又抒情,三位一体的人生表现形式。“中国古代小说有两个发展系统。一个系统属文言,起自六朝的志怪而盛于唐的传奇;一个系统属白话,起于由唐宋时的说话而形成的话本,进而发展到大部头的长篇章回体小说。”其实在文言和白话并存的时候,同样不能排除还有一些文白夹杂的创作。但是,这两个系统的出现,并不是井水不犯河水,反而,在很长一段的历史时期中,它们互相影响,互相竞争,甚至是互相的争夺。而在我看来,这两种小说的形式,在人们的传播中,就文言来说,大都是在文人墨客中进行的传播,它的传播会占有先机;白话小说则会更多的在我们的广大贫民百姓中进行传播,它的传播范围之广,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只要是认字的人,都可称为这种小说的阅读者,和传播者,与其说是两种小说形式的竞争,不如说两个社会群体之间的“交锋”。

  《聊斋志异》是一部具有独特思想风貌和艺术风貌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多数小说是通过幻想的形式谈狐说鬼,但内容却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曲折地反映了蒲松龄所生活的时代的社会矛盾和人民的思想愿望,熔铸进了作家对生活的独特的感受和认识。

  但从总体看来,优秀之作占半数以上,主要倾向是进步的,真实地揭示了现实生活的矛盾,反映了人民的理想、愿望和要求。歌颂生活中的真、善、美,抨击假、恶、丑,是蒲松龄创作《聊斋志异》总的艺术追求,也是这部短篇小说集最突出的思想特色。

  由于《聊斋志异》是一部经历了漫长时期才完成的短篇小说集,故事来源不同,作者的思想认识前后有发展变化,加上作者世界观本身存在矛盾,因而全书的思想内容良莠不齐,比较复杂。

  《聊斋志异》在中国小说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它结合了志怪和传奇两类文言小说的传统,并吸收了白话小说的长处,由此形成了独特的简洁而优雅的文言风格,人物语言活泼生动。结合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创作色彩。它以文笔生动传神、形象栩栩如生、情节诡异奇特而脍炙人口,因此,蒲松龄与西方的莫泊桑、契科夫同被誉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

  尽管《聊斋志异》是一部文言短篇小说,但它在清代,以至于现在,它的光辉都不曾有所减少,足可见蒲松龄的学识才华,以及他对于社会的洞察和自己心灵流露与整个世人的有着共通之处,从而使得大众产生了共鸣。“中国文言短篇小说在唐代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此后便进入了一个长期的衰落阶段,历经五六个世纪的艺术滑坡,至清初奇迹般地出现了又一个高峰,这便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它的出现页为后来的各种仿效或是批判的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