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商隐的诗李商隐

/ / 2015-10-2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诗里虽然对边事还有所关心,但那种颓然自放的心情已经掩盖不住了。又如他的《登乐游原》绝句: 这两首诗是他情诗中的名作,前一首,写出了男女双方虽然透过重重封建礼教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诗里虽然对边事还有所关心,但那种颓然自放的心情已经掩盖不住了。又如他的《登乐游原》绝句:

  这两首诗是他情诗中的名作,前一首,写出了男女双方虽然透过重重封建礼教的帷幕达成了爱情的默契,但是也带来了无法达到愿望的更大的痛苦,鲜明而清晰的种种细节的回忆,都和这种欢乐与痛苦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后一首诗中,执着的爱情在濒临于绝望中显出了无比强烈的力量。“春蚕、蜡炬”两句,已成为描写爱情的绝唱。后四句,写对女方的深切体贴,咫尺天涯的距离,可望而不可及的一线希望,也是深刻动人的,这些诗很典型的表现了封建时代士大夫们的那种隐秘难言的爱情生活特点。他们一面向往爱情,一面又对封建礼法存着重重顾虑,因此,这些诗和诗经、乐府民歌中那些表现强烈反抗的爱情诗歌完全不同。

  全诗可以分成四个部分,诗的每两句就是一个抒情层次。首联由抒情入笔写惜别之苦;颔联借春蚕和蜡烛自比,写对爱情的忠贞;颈联转换角度,推己及人,因为诗人自己对对方的相思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尾联虽有所侧重,内在联系却非常紧密,始终围绕“情”与“思”展开,从各个不同角度把忧伤、祝愿、希望等复杂丰富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层层深入,回环往复,有力的突出了诗的主题。

  李商隐的作品中,最为人传诵的是他的爱情诗,这类诗或名《无题》,或取篇中两字为题,以“无题”诗是李商隐的一大创造。据说以“无题”命名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因为诗中所写的男女情爱,在那个时代不便向人言明,二是因为李商隐的一生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中生存,对朋党倾扎深深惧怕,故凡有政治感触,多拖以男女情事,为避免嫌疑,干脆将诗命名“无题”。

  《无题》之(相见时难别亦难)是一首极具深情的爱情诗。由于李商隐生活的不幸,他所吟咏的爱情就显得格外复杂深沉,婉曲含蓄。这首诗主要表现恋人离别时的忧伤痛苦,抒发了缠绵执着的相思之情,并表达了对美好愿望的追求。

  李商隐还写了许多咏史诗,曲折地对政治问题发表意见。这些诗主要是讽刺历史上的帝王们的荒淫奢侈,引为现实的殷鉴。如《北齐》诗:

  《花下醉》诗:“客散酒醒深夜后, 更持红烛赏残花。”也同样是这样暗淡低沉的末世衰音,与他在早期的作品相比,气概是大不相同了。

  这首诗又是写封建社会恋爱不自由的诗,前四句叙述一对情人经过艰苦的努力才得以见面,可是不得不在一个困难的情况下被迫分离,况且又是暮春时节,春风无力、百花凋残,就更使人伤感,他们只得旧地里表示永远相爱的决心;后四句写别后思念的苦楚,也表达了力求克服障碍的愿望。

  这类“无题”诗,写作年代已无从考证,有关本事也不得而知。过去旧注家多说有政治寓意,有的认为是作者政治失意,向权臣求助哀告之作,有的认为是宰相李德裕被贬为崖州(今海南岛),作者写诗对他表示敬慕和同情。但这些猜测均依据不足,我们现在一般认为这几首诗是纯粹写男女爱情的诗。

  “当关不报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则用咏史含蓄地讽刺了耽于女色不理朝政的唐敬宗。有的咏史是寄托自己怀才不遇的感慨。

  关于无题诗李商隐自己曾经解释说:“为芳草以怨王孙,借美人以喻君子。”(《谢河东公和诗启》)。又说:“楚雨含情俱有托。”(《梓州罢吟寄同舍》)。但是,现在看来这些诗可能少数是别有寄托的,如《锦瑟》,更多的是有本事背景的言情之作,这些本事,作者既不肯言明,我们也无需做徒劳的追究,这些诗中交织着他爱情的希望、失望、以至绝望的种种复杂心情,如下面两首不同时期所作的《无题》:

  以《无题》为代表的李商隐七律,扬弃了元白那种对事件本身的兴趣,而转入心灵的象征,即将悲剧性身世及心理,幻化为象征性图景。既有形象的鲜明性、丰富性、又具有内涵的朦胧性、抽象性,从而获得丰富的暗示性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