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铠来“榨干”他高长恭

/ / 2015-10-25
铠招招手 “没有没有,只喝了一点点” 随后,将百里守约揽入怀中,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 “喝醉了可就看不清你迷人的姿色听不清你诱人的美妙声音了~” “嗝~”拨开门前的珠帘,一位血气方刚的男子走入房中,面色红润,一身酒气——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的酒。“...

  铠招招手 “没有没有,只喝了一点点” 随后,将百里守约揽入怀中,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 “喝醉了可就看不清你迷人的姿色听不清你诱人的美妙声音了~”

  “嗝~”拨开门前的珠帘,一位血气方刚的男子走入房中,面色红润,一身酒气——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的酒。“娘子…快来扶朕~”

  一位男子安静地坐在房间中,红盖头遮住了他的脸。房中极其奢侈的金挂件以及男子身上精致的饰品衬托出男子金贵的身份。到底是哪位公子喜结良缘,娶了房中这漂亮人儿呢?

  守约闻声而起,马上走到房门口,小心翼翼地挽着铠的手臂 “怎么了…喝大了…?”

  在房中的男子等得似乎有些不难烦了。修长的手指捻起盖在头上的红布,露出他那张很好看的脸。将头上沉重的饰品取下,只留下一支极美的玉簪将长发简单地盘起。

  铠似乎有些生气了,将人推到墙边,用力握住爱人的手腕 “我想我的王后有错吗?我可是为皇族开枝散叶的大事而着想啊~” 铠脸上露出了淫欲的笑容。百里守约顿时无语了,脸红红的被人压着墙边。

  铠摸了摸守约的头 “乖~去洗个澡~记得洗干净一点” 铠贴到守约耳边 “今晚我们做些重要的事,为青龙一族和朱雀一族开枝散叶~” 百里守约也不好做抵抗,只好乖乖的将自己洗干净,等铠来“榨干”他。

  脱下身上的婚服,先是将修长笔直的腿伸入水中试试温度,随后,将全身浸泡在水中。百里守约脑子里全是铠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这让他很害怕。

  听到这,百里守约的脸红了,皱皱眉 “说什么呢…!你是一国之君,别总想着这些东西!明天你还得去早朝,得早起!”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