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短衫递到她面前高长恭

/ / 2015-10-25
小海只好恶狠狠地瞪老头一眼,猛地扯过他身上的狐裘甩到背上,便这么冲进风雪中。 过了许久,冻坏的老头终于缓过气来,紧紧扯着狐裘大虫子似的扭到银霜身边,用他那又脏又黑的手拉起银霜秀美的小手,紧紧握着,道:“谢谢啊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小海只好恶狠狠地瞪老头一眼,猛地扯过他身上的狐裘甩到背上,便这么冲进风雪中。

  过了许久,冻坏的老头终于缓过气来,紧紧扯着狐裘大虫子似的扭到银霜身边,用他那又脏又黑的手拉起银霜秀美的小手,紧紧握着,道:“谢谢啊姑娘,你真是个好人!”

  而那老人则蜷缩在墙角,银霜华贵的狐裘正覆盖在他充满异味的身体上、泥泞漆黑的脚上。

  小海再次别过脸,把短衫递到她面前,“那你还是给别人吧……”……“喂,老混蛋,把我的衣服还来!”

  银霜知道自己很漂亮,因为人们都那么说;银霜很善良,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娘亲总会无可奈何地摇头;银霜家很有钱,她爹是银华镇的尚仕;银霜眼睛很大、银霜笑起来很甜、银霜有时候很调皮……似乎所有人都喜欢银霜,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小海。

  银霜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快走吧,我爹说他昨天看到你了。乘着他还没谋划好怎么对付你,赶紧离开银华镇,他那么爱我娘,是不会让你带走我的!”

  “十六年前的一天晚上……也是这样的天气吧,银华镇下了很大的雪,然后,我死了,刚出生就死了。我的母亲在产后遭此打击立即昏迷,父亲强忍悲痛把我抱到后山下葬,居然在风雪中迷了路,这个时候他遇到一个人……”“我告诉他我能救你,”老头接道:“但有一天我会回来,那个时候我会带走你,作为代价他还得帮我做一件事……”“那件事就是在银华镇地下秘密修建庞大的水道,你还给我起名‘银霜’。”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