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兰陵王妃正常版(恭怜文)高长恭

/ / 2015-10-25
尉相愿微微诧然,持剑的手缓缓落了下去…而我紧绷的身体也几乎是在同时间松懈了下来。 如果不是特别深刻的记忆,又怎会常伴入梦?可据了解,当时自己也只有六岁,父母为了给我过生日在半路上发生的连环车祸中去世,而我虽然侥幸存活下来却至此一睡不醒,成为...

  尉相愿微微诧然,持剑的手缓缓落了下去…而我紧绷的身体也几乎是在同时间松懈了下来。

  如果不是特别深刻的记忆,又怎会常伴入梦?可据了解,当时自己也只有六岁,父母为了给我过生日在半路上发生的连环车祸中去世,而我虽然侥幸存活下来却至此一睡不醒,成为植物人。

  我只能紧紧抓住缰辔,寒风如刀片般刮在脸上,生疼。就在我被颠簸的感觉全身都要散了架的时候,远处有两道身影渐渐呈入视线。

  看着她们个个拉茸着脑袋老实下来的样子,潇潇扑哧一声大笑起来:“真是一群花痴,不过话说回来,像这样一个传奇般人物的存在历史上对他的记载居然就那么渺渺几笔,也实在是让人难以控制去yy吧。”

  冬天,日短夜长。大山的躯体被阳光分成双色,周围的晕光把冬树的枝桠描绘得精致如画。

  心中有了想法,我心情愉快的提着裙子步下台阶,后脚刚落地,旁边就响起一道昂扬的马叫。

  “……和侍中!?”我微微一愣,眯起眼睛。宠臣?难道是和士开?那么说现在在位的是……

  穿戴整齐后,绛紫眼神发亮的盯着我:“姑娘一打扮原来这么漂亮……哦不不不,我是说姑娘本来就很漂亮。”

  高孝瓘轻轻点头:“它叫旋风。自我绮岁起便一直相伴左右,就像…我的情人一样……”最后一句话仿佛别有深意…

  我不再多留,淡然的转过身去,然而没走几步却再次重心不稳的跌进雪里,腿上裂开的伤流出汩汩血来,滴在白皑皑的雪上印出一片红色。

  寒冷的天砭人肌骨,尤其在夜里更是呵气成霜。我躲在一所帐篷后不断搓着手,仔细观察了下夜巡兵的时间点,趁着夜色天黑,一路沿着营帐后的边缘避开守卫悄悄靠近出口。

  如非此番一战,又怎会发现年纪轻轻却还有领兵作战的天赋,想来曾经只是未曾给他崭露头角的机会。

  我眨了眨眼,怔忡的目光对上面具下的眼睛,隐约可以看见他眼眸中的自己,瞳仁深处倒映出满目星光。

  我不知脑子里怎么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直到旁边传来某个人的咳嗽声,将我们这不知要无言对视到几时的沉默打破。

  旁边传来少女担忧的询问,我转过头看向她,是个眉目秀丽的女孩,眼神如柔美的月光般明澈。

  “以后小心点,孤未必每次都会及时赶到。”他双手细心为我打理伤口,动作温柔。

  一旁的我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高孝琬闻见,收起那几分孩子气的表情,目光向我投来,骤然放大的瞳孔满是震惊。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里,辽阔广袤,空气新鲜,比起城里的喧嚣纷扰,这里却让我感到身心自由。虽然舍不得离开,但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得不回去,在昏迷的那几年里,奶奶病逝,要说端木家资产庞大,雇几个佣人根本不在话下,但爷爷现在更需要的是亲情……

  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世界渐渐安静下来,经过这样一番心惊肉跳,相当疲惫的我受惊过度下渐渐失去知觉……

  我微怔,只感腰肢被带动下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平衡,惊愕失色中朝着他的方向栽去……等再睁眼,那副面具竟已是近在咫尺!

  “那个…兰陵王呢?”不知为何我此刻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紧张,有些激动。

  据医生诊断,当时我年龄尚小,脑部受创加上过度惊吓,这个也许就是导致失忆的原因,可这个答案却不是我想要的,这些……似乎都与我的梦没有多大关联。

  等我回过神,那些人已经倒地不起,接连着又是一群步兵紧随其上。这个时候我的意志已经接近极限,小腿的疼痛与体力的消耗让我此刻倍感虚弱无力。身体晃了两晃,手臂突然被一记力道抓住,再回神我已然坐在了马背之上。

  碑前后两面刻有隶体形碑文,碑阳字体清晰,惟后面因被历年风雨侵蚀过甚,只有少数字尚能辨认。

  这次突厥与周国联盟攻齐,齐国死伤无数,城里百姓虽受到些惊扰,不过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