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陵】旁友吃AA吗?(四)高长恭

/ / 2015-10-25
兰陵王没有像言情剧那般耍脾气砸碎杯子,却也没有接过水——尽管他的嗓子已经沙哑得快说不出话来。 倒不是说那个大婶有多么善良,因为她无法生育的缘故,她没有对象,没有孩子。自从兰陵王的母亲把她带回了家,她就把兰陵王当成自己孩子养大。 然而这样的女...

  兰陵王没有像言情剧那般耍脾气砸碎杯子,却也没有接过水——尽管他的嗓子已经沙哑得快说不出话来。

  倒不是说那个大婶有多么善良,因为她无法生育的缘故,她没有对象,没有孩子。自从兰陵王的母亲把她带回了家,她就把兰陵王当成自己孩子养大。

  然而这样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任务目标。不管自己怎么欣赏对方,也终将会成为一具尸体。

  正当兰陵王挖掘自己所剩无几的儿时的记忆的时候,一声轻佻的声音在耳边炸裂开来。兰陵王猛地一个激灵,瞬间睁开了双眸。

  李白看着人的模样只是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再强迫什么,而是把水杯放在一边,打算和这个倔强的人儿商量一些事情。

  那时正是冬天,地下的雪大概能没过孩童的膝盖,所以兰陵王摔下去的时候没有太过狼狈,却也属实不轻。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的事情,却最终聚集在一张脸上,在花木兰公司遇见的重头到尾一言不发,奇怪的蓝发男人那张俊俏的棱角分明的脸上。

  兰陵王自从出生,到家破人亡,最后被苏烈领养回去成为了杀手:他背负的太多,却从来被脸上的面具,隐藏在心中。

  但是他已经记不清围在自己身边所有人的关怀模样,包括他的父母,和那个印象里没有亏待过自己的老管家。在他的印象里,他只记得他的厨师大婶儿满脸是血的抱住自己,从二楼的储物室那个偏僻的窗户上,扔了下去。

  自家老大似乎是在压抑着怒气,虽然声音依旧那般富有磁性,还有就是那不能逃脱的压抑和阴冷。兰陵王身子颤了颤,他似乎想起了进来之前苏烈的眼神:夹杂着愤怒的同情。

  他很困,也很累。一瞬间他放下了自己的任务,也放下了一切,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兰陵王头发有些凌乱,大概是一路奔波,外面风又大,刮乱了的缘故。他没有功夫给自己整理形象,他只知道从耳机里,苏烈的声音,难得十分的严肃。

  再后来…再后来他只记得自己的师傅把自己捡了出来,身后还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自家师傅似乎和那个身影说了些什么,从始至终,那个身影只在最后说了一句话。

  然而这次,他都看见了,而且他也明白,苏烈骂的是自家老大,他不知道两个人中间出了什么间隙,自己只是他们的手下,保持缄默才是正确的选择。

  在兰陵王的印象里,苏烈一直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形象,和杀手半点靠不上关系。没听过他骂人,更没有见他如此失态。

  兰陵王冷笑了一声,刚打算去倒一杯水喝,却听见了藏在耳朵里面的隐形蓝牙耳机里,传出来的苏烈的声音。

  李白磨破了嘴皮子,自己一句想要听的话语都没有听到。最终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出去给人准备一些吃的。

  一个把自己摆放在母亲的地位的人,会拼尽一切去保护她的孩子,哪怕牺牲的,是她的生命。

  兰陵王眼睫毛颤了颤,似乎做了什么心里安抚,这才猛地一抬头,打算看一眼就低下去。

  随后,那个大婶也跟着跳了下来,瘦弱的身躯在地上滚了一圈便慌忙爬了起来,没顾上看着兰陵王受没受伤,便把人抱了起来,藏进了那堆废弃物里。

  但是苏烈毕竟是自己的师傅,兰陵王总归还想和苏烈说些什么,却被苏烈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扫了一眼。苏烈摆了摆手,示意什么也不想说。

  虽然是任务才得以相见,但是兰陵王很敬佩花木兰:一个女人,可谓是白手起家,黑白双吃,拼到现在这个地位,实属不易。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兰陵王自己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因为害怕躲在原处不敢动弹,一个久无人烟的地方,乱堆的杂物,完美的形成了一个庇护空间。

  那个被称为老大的男人转过身,看着垂首跪在地上的兰陵王,一步一步缓缓靠近。兰陵王只是看着地面,直到那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脚步声骤然停止,这才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兰陵王始终低着头,却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