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出两只手往他嘴里sai了颗药丸高长恭

/ / 2015-10-25
“不要停?好的哥哥...

  “不要停?好的哥哥!”玄策腾出一只手向下探去…伸出一根手指慢慢cha入守约早已shi润的后kkk庭

  十年前工作完一身疲惫的司马懿在街上捡到了八九岁的张良,他把他带回家细心的照顾,却没想到自己竟爱上了这个家伙

  司马懿加快速度,与庭壁mo擦出的热度让张良进入高chao,张良刚she出司马懿就给他来了一发

  “玄策…”还没说话,守约就被拖着走进了一间客房,接着被狠狠地甩在床#上随后迎来的是一阵强烈的疼痛。

  玄策进攻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守约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后庭里的骄傲在不断地变大,choucha几下之后,他被顶撞的快要到达高chao,可是玄策再一次堵住了ye体的出口

  玄策伸手在守约的pipi上揉捏了一番,松开手守约便ting起腰she了出来,白色的ye体落在了他们两个的腹肌上

  张良在他shen下挣扎,shen出两只手往他嘴里sai了颗药丸,司马懿微微皱眉,药丸在嘴里很快就化了,他看着张良,张良笑得无比灿烂

  玄策调整了zi势,抓起守约的手抚摸自己早已涨起的骄傲,在守约感觉到一片shi润之后不经意瞄了一眼,难以置信!玄策的骄傲依然ting立着,yu望容易冲昏头脑,守约主动将那骄傲cha入自己的后庭

  嬴政的心机机那叫一个重啊,他和白起从峡谷穿越到21世纪的时候,他把白起的法术给封了,现在的白起就和凡人一样。

  说完玄策就送开了手,守约的骄傲dou了几下就she出了白色的ye体,玄策猛的choucha了几下jing液也在守约的后庭shi放了

  说着张良勾住司马懿的脖子,尽情的吻眼前的男人,这是他这辈子不可能放弃的男人,他

  白起从嬴政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你每次会议都迟到,明天你是不是不想下chuang

  “我要…”说完守约主动献上自己的唇,亲吻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让他疯狂,让他爱的无法自拔…

  司马懿一手托着张良的腰,一手有意无意的tiao逗他另一个红豆,司马懿技术本来就很不错加上药物的辅助技术更是上进了不少。

  玄策开始动身子,chou出来cha进去,chou出来cha进去,耳边是守约妖娆的jiao喘声

  玄策脱立的骄傲,他就这样光着压在守约身上,亲吻越来越深,饿狼般脱#去守约身上的喜服,对着他的锁骨重重的咬下。

  后来,玄策又要了守约几次,等他们尽兴了,才把守约这个新郎官放回主房,进门前玄策温柔的亲了亲守约,他说“我答应哥哥,每个星期都会回家来住两天~”

  公司会议室里嬴政正一脸冰冷的指责最近的盈利问题,会议室里总有一个迟到的人,谁?白起啊!

  司马懿的yu望也被挑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反客为主,吻着张良性感的锁骨处,手不由自主地将他的衣服轻轻tuo下,吻慢慢往下,直到xiong前的那颗红豆,然后含住。

  嬴政头一撇看着门口的白起,冰冷的脸似乎柔了不少“白起经理,你每次会议都迟到是什么意思?”

  没办法,峡谷里他是皇帝,21世纪他是老板,白起现在还没有胆子违背他[虽然以后也没有还是个shou]只能站着,后庭的zhen动把他的思绪带到了九霄云外,那里有美酒,美景还有小嬴政……

  “不?哥哥嘴上说着不,但shen体还是很诚实的呢。嗯…哥哥好jin…放松点…”

  玄策抚mo着守约的shen体,捏捏那俩点又捏捏守约的pipi,守约喘着粗气,yu望也越来越强,shen体慢慢放松下来“玄策…我要…快给我…”

  抬头望见的是玄策迷人的脸,今天玄策在前厅喝了不少酒,守约看在眼里嘴上什么都没说,可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

  前厅,一身大红喜服的守约被众人推推搡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