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为戏亦入歌曲。” 对于兰陵王所戴假面因缺少实物图像 我们无高长恭

/ / 2015-10-25
因此为戏亦入歌曲。” 对于兰陵王所戴假面因缺少实物图像 我们无法考证 但从同本雅乐中大面贱《兰陵王》可见一斑见附图四。此兰陵王的面具造型狞 厉而夸张 头顶上还有似龙非龙的蛇形动物造型。它与汉代百戏面具有着很大的 不同 汉代是模仿兽形的面具仿生 兰...

  因此为戏亦入歌曲。” 对于兰陵王所戴假面因缺少实物图像 我们无法考证 但从同本雅乐中大面贱《兰陵王》可见一斑见附图四。此兰陵王的面具造型狞 厉而夸张 头顶上还有似龙非龙的蛇形动物造型。它与汉代百戏面具有着很大的 不同 汉代是模仿兽形的面具仿生 兰陵王大面则是在面具这一载体上进行创造 它已经摆脱了汉代面具那种纯粹的模仿与盲目的崇拜 使得面具妆扮的造型纹路 更加精细 色彩更加斑斓 更多地渗透着所处时代的主流审美意识与文化内涵。 至于涂面化妆起于何时 难以确考。现有文字可查当推“参军戏” 《资治通鉴》 便有关于后唐庄宗李存勖“弄参军’’‘‘自傅粉墨 面装扮发展到涂面化妆是戏曲脸谱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使得脸谱成为戏曲 ‘教坊记》见《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一中国戏剧版社 年版 表演艺术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标识。如果说面具是将直接刺绘在身上或脸上的色彩线条改绘在面具上的话 那么脸谱则是将刺绘在面具上的色彩线条直接涂抹到脸 上罢了。也正如宗白华先生所言 “据我推测 可能后来因为用面具不方便 干脆 画到脸上 产生了脸谱。 元代是中国戏曲发展史上最为灿烂的时期 伴随着戏曲的全面成熟与繁盛 脸谱亦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我们从山西洪洞明应王殿元杂剧壁画可以看出见 附图五 这一时期的脸谱勾画虽承继了宋金时期的勾画手法与颜料运用 金时期滑稽调笑角色的化妆样式截然不同眉眼之间的分界 主色与间色的搭配 不仅使戏曲脸谱在造型与色彩上更加丰富 也为角色化妆注入了一定的道德判断 与审美倾向。同时净角脸谱的“整脸”勾画己露端倪见附图六。如果说宋金杂 剧开了丑角类脸谱的先河 那么元杂剧则揭开了净角脸谱的序幕。宋元戏曲中的 发展到明代戏曲已分为大净、副净和小丑大净之中又有红、黑、 白之分。明代四大声腔的兴起 也使得脸谱的色彩具备了区域性的特点 这与不 同声腔所演剧目差异不无关系。以大净来说 昆山腔在白面上有突出的表现 弋阳诸腔则在黑面上有所突破。需要注意的是明代人物脸谱勾画相当拘谨其人 物脸谱要比一般的神怪脸谱单纯、朴素 具有古拙之美。人物脸谱除了以上所说 的红、白、黑之外 还有蓝色、绿色等 但其色彩变化主要集中于眉眼部位 脸谱中脑门、面颊、鼻窝、嘴俞几个部位并未充分用来刻画角色。这样一来由于脑门及两颊被涂成同一颜色 即使眉眼问有若干变化 也不能在谱式上真正做到 多样化。因而其艺术表现力相对较弱。然而 其神怪脸谱却勾画得相当花哨 彩的运用也比较复杂出现了较多的装饰性图案 这一手法为后来个性人物的脸 谱勾画提供了依据。同时明代四大声腔的兴起 也使得脸谱的色彩具备了区域性 的特点。 三成熟期的雅致与华丽 。宗白华 《意境》 北京人学“版社 年版 清初时的脸谱勾画与明代很接近到清中叶 民问戏曲在剧坛上占据主导地 间戏曲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与繁荣同时也使各地方戏曲脸谱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 生并茁壮成长。如《钟球斋脸谱》 在昆弋之外 还包括了徽调、汉调、秦腔。这 些谱式后来都被京剧吸收、发展 形成了现代普遍流行的京剧脸谱。京剧脸谱在 继承传统谱式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更多的时代元素与审美意识 使其脸谱在造型与 色彩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学高度。 首先 清代宫廷戏剧客观上促进了京剧的形成与成熟 也使得京剧在审美倾 向上偏重富丽与繁复 而在脸谱的造型和色彩上更趋雅致与华丽。从清初的教坊 司到同光时期的“普天同庆’’班 由太监承应到慈禧直辖 阜宫贵族的参与以及 宫廷演剧的禁忌 使得脸谱在着色上更加考究与精细 甚有见解主张眉不宜太坚 眼不宜太宽 追求准确与生动 体现了极高的 艺术修养见附图七。另如 韩乐卿勾脸注意间色的衬托 善于采用当时的灯扇、 磁屏、壁画的图案 组成葫芦、寿桃、云头、火焰、如意、寿字、蝙蝠等花纹。

1
高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