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赵祯为什么能在包拯面前这样忍还不动怒?包拯

/ / 2015-10-25
有张贵妃的枕头风在,张尧佐官升得飞快,一直升到了三司使。三司使是仅次于宰执大臣的大官,又是官吏财政的重要岗位。以包拯、吴奎为首的台谏官至此无法容忍,开始群起攻之。仁宗碍于包拯等人的意见,在将张尧佐提拔为三司使后,没有再将他提拔为宰执大臣,...

  有张贵妃的枕头风在,张尧佐官升得飞快,一直升到了三司使。三司使是仅次于宰执大臣的大官,又是官吏财政的重要岗位。以包拯、吴奎为首的台谏官至此无法容忍,开始群起攻之。仁宗碍于包拯等人的意见,在将张尧佐提拔为三司使后,没有再将他提拔为宰执大臣,而是授予宣徽使等荣誉职衔。即便如此,包拯等人觉得还是太便宜了张尧佐,继续上奏折要求罢免张尧佐。

  仁宗对包拯的失礼行为不动怒,一是因为他确实性格宽和,配得上那个“仁”字,更是因为本身理亏,包拯所谏言的那件事情,理在包拯那一边。

  但是,不久以后,张尧佐又重新出任宣徽南院使。包拯不顾仁宗皇帝的愤怒,再次上书极谏。包拯为了说服仁宗,还多次上殿争辩。有一天下朝后,仁宗回到宫中,张贵妃又迎上去,想为大伯子张尧佐说话。仁宗不耐烦地说:“你还只想着要宣徽使,今天包拯的唾沫都溅到我脸上了!你不知道现在担任谏官的是包拯吗 ?”

  仁宗虽被激怒,但也不敢小视台谏的威力,最终免去张尧佐的宣徽南院使、 景灵宫使两官,但仍保留群牧制置使和淮康节度使职位。

  包拯等人的奏书递上去后,仁宗置之不理,想用缓兵之计。见仁宗迟迟不表态,包拯等人在一次朝会上主动发起辩论,甚至连着宰相文彦博一起骂,指责他们只知道巴结权贵,不知道劝谏皇上。

  包拯直截了当的指出:“(张尧佐)是非倒置,职业都忘,诸路不胜其诛求,内帑亦烦与借助。法制利弊,商旅阻行,而尧佐洋洋自得,不知羞辱……真清朝之秽污, 白昼之魑魅” 。言下之意,张尧佐就是个靠关系爬上来的棒槌,这种人简直是人渣污秽,白天见鬼(骂得够狠)。

  欢迎来到百家号《梦里最深别问》,今天我们讲的是:宋仁宗赵祯为什么能在包拯面前这样忍,还不动怒?

  事情要从仁宗宠幸的张贵妃说起。张贵妃因为在宫中得宠,就为自己的大伯子张尧佐求官职。早在庆历年间仁宗看在张贵妃(当时还只是张美人)的面上,给张尧佐安排了不错的职位,还因此得到台谏批评。

  首先要说明一下,不是包拯当着仁宗面吐口水,而是包拯讲话比较激动,把唾沫溅到了仁宗脸上。

1
高长恭